Name:莉々

[塚不二]日月抄 一.秘密之所以被冠以花的名(6)

不二站在天台,手里拿着一盒牛奶。他从刚才开始就叼着吸管轻轻松松地站在那儿。而此刻,他像是什么事情告一段落了似的,伸了个懒腰。

幸好天台上空无一人,否则若是谁看见了这场景,肯定以为他在变魔术。

因为此刻,不二的身前旋转着一个白色的小纸人,正在播放着宍户他们刚刚说的话。

待到播放完了,不二点了点头。

“可以停下了,”他如是说,“辛苦了。”

他温柔地用手指触碰了一下小纸人。

而那小纸人像是害羞似的,脑袋的部分弯了弯,然后钻进了不二的袖子中。

“那么……饭也吃完了,再不回去的话会显得有些奇怪吧。”不二喃喃道。

他刚刚趁着触碰宍户的那瞬间在宍户身上下了一道符咒。有了这道符咒,他就可以监听...

[塚不二]日月抄 一.秘密之所以被冠以花的名(5)

午休时分。

“走啦!向日!慈郎!”才刚下完最后一节课,宍户便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。

“好好—”向日手拉着刚刚睡醒正在擦眼睛的慈郎匆匆从不二的课桌旁走过。

待他们走后,不二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,感觉到书包里的手机在震动,他掏出来打开手机,然后心情很好地弯眼笑了。


[from手冢国光

to不二:

第一天上课感觉怎样?习惯吗?

书包里放了牛奶记得要喝,有什么发生的话记得跟我联络。我会立刻赶来。]

手机邮件的配图是一张照片,照了放的满满当当的文件与书桌。

不二将配图点了保存。

[to 手冢大人:

不用担心!大家对我都非常亲切^_^冰帝是个好地方。

认识了几个可爱的小...

[塚不二]日月抄 一.秘密之所以被冠以花的名(4)

“喂,听说今天会有交换生来我们班呢。”

“在这种时期?”

“会是什么样的人呢……好期待……”

“听说是青学那边的!”

“是那个公立学校吧?离我们还挺远的。”

“听到了吗?日向。”一位脖颈和手上还缠着绷带的黑发少年用手撑着脸颊,“听说会有转学生呢。”

“啊我听说是学校的惯例……每年,都会有不同学校的学生来进行交流学习。比起这个,你的伤真的没问题吗?宍户”日向岳人的脸上带着一丝凝重。

“都说了,你就别担心了,”宍户满不在乎地挥挥手,“对于男子汉而言这点伤只是徽章!”

“但是……”向日紧紧地皱起眉头,还想说点什么,却被打断了。

“啊啊真是啰嗦死了!你也好长太郎那家伙也好,真是都是爱...

[塚不二]日月抄 一.秘密之所以被冠以花的名(3)

 “哇——手塚大人,冰帝感觉上果然和青学不太一样呢,够气派,对吧?”不二的语气非常愉悦。

“唔—嗯。”手塚点了点头,他此刻正穿着西装,手臂夹着公文包,表情严肃,看起来十足一个上班族的样子,看向不二“不二,你一个人没问题吗?”

“您不用担心,手续都已万全不是吗?”不二看起来心情很好,“我这还是第一次当交换生呢,能体验别的学校的生活也不错,而且,忍足先生也在嘛。”


忍足注视着不二,不二已经换上了冰帝学院的校服。这个少年感觉上不管穿什么都会很合衬,他此刻正乖乖地站直,手塚在帮他打正领带。不知为何,忍足错觉,这个少年如果有尾巴的话,此刻正在不安份地四处乱动,要说为何的话...

[东方project][魔爱?]Star dust reverie 序

翻出了好几年前写的开头,试着撒撒土(。


误入了结界之中的乐园,我孤身一人……孤独地颤抖着膝盖。

在散发着潮湿气味的夜间的森林中,我迷失了方向,耳边似乎有‘什么’在喃喃细语,在细微地窃笑着。

不能去听,不能去想,不然一定会被带走的。小时候听人诉说过的‘神隐’的传说,此刻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,成为恐惧的来源。

啊……不能停下来,不然的话,我的脊背就无法直立了。但是继续往前进的话,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在等着我……

此时的我已经开始后悔起了自己的无知与鲁莽,为什么一定要跨越那道界限?我在追寻着什么呢?明明,没有什么是比生命要更加宝贵的东西了。

我会被夜雀啄去双眼吧,然后永远地彷徨在黑暗之中...

©造夢機械 | Powered by LOFTER